阅读使我的教学变得清纯
【字体:
阅读使我的教学变得清纯
作者:许和琴    文章来源:安吉昌硕高级中学    点击数:2217    更新时间:2011-7-12

如果鸟儿没有翅膀,蓝天里就缺少了灵动优美的舞蹈;如果春天没有花朵,大地上就失去了姹紫嫣红的锦绣;如果教学的世界没有阅读,课堂中将永远重复阿毛的悲歌。

阅读,伴随我十二年的教学生涯。它使我从一个无畏的无知者,成长为单纯应付考试的教书匠,成长为一位知识兼能力型的良好的教书匠。现在,它正伴我走在素养型的教学之路上。

资料与收获

阅读,像初升的太阳,驱散我教学中的浓雾,使我渐渐看清了教学的方向。

初次执教,除了能清楚地感受到那股初为人师的激情外,其它的,什么都一团漆黑。

翻开一篇课文,如同走进一间漆黑的屋子。一本教学参考书,如同一把手电筒。照见什么,我就教什么。不分先后主次,眉毛胡子一把抓;不讲教学艺术,将教参稍做加工就抛给学生。此时的教学,如同初学武术的人使拳。握紧拳,憋足劲,打出去,却如同打在丝绸上,一点声息都没有。学生考试的成绩就是最好的明证。

我教得很累,心中充满迷惑。

有经验的老师提醒我:教一篇课文之前,应该做一做涉及该课文的练习,多多益善,这样就可以知道课文里面哪些重要,哪些不重要。

我把这句话奉为宝典。

一轮红日仿佛正在升起。

热情是有的,我开始阅读一些习题资料。每上一篇课文,我先将相关的练习看一看,做一做。教参上没有明确指明的,如重要的拼音、词语、标点等,在书上标一标,划一划;个别重点段落的分析,就将习题资料中设置的问题,搬到课堂上来讨论。

这样做,确实有较大的收获。

从个人备课来说,至少不再是教参上单调的三部曲:介绍作者――分析段意――总结主旨。我常常在备课本上这样写道:这几个字的拼音课堂上要强调;这一段要多读几遍,并引导学生解决下面几个问题……备课的内容渐渐丰富起来。课堂上也有了一些小花絮:叫学生到黑板上来注音、或写几个词语;或将文中使用的词语换掉,让学生品一品哪一个更合适等。

我觉得:阅读一些习题资料,做一些试卷练习,点亮了我教学中的一盏灯,使一个初入教坛的新手能够看清一篇课文的重难点,课堂的处理也有了轻重缓急。更重要的,从学生考试的反馈中,我拾得一份自信。

然而现在想来,那时我并没有真正进入教师的角色。“在我的课堂上,我在处处设防,以尽可能避免学生犯错误。”我只是一个引领一群学生探险的探险者。我探路,并告知“陷阱”的位置,期望我的学生能轻松地绕过。然而防不胜防,只要一出现新面孔,学生则纷纷落马,情状惨不忍睹。我的教学成果与“运气”结合在一起,我只是一个疲于应付考试的功利主义教书匠。

杂志与成长

由于从教于农村,信息很闭塞。很长一段时间,我都存在于这样一种状态中。直到我参加了县里组织的初中组优质课评比活动,才感到自己专业上的单薄。

那次比赛,我们定篇上《白杨礼赞》。边远山区的选手先上,县城里的后上。先上好的选手可以入教室听其他选手上课。

 黄君老师的一堂课,让我真切地感觉到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。她的话语如山泉叮咚,清新悦耳;她的板书如滴水藏海,言简意赅;更可贵的,整堂课如行云流水,设计得几乎天衣无缝。同样的几个问题,前后顺序一颠倒,效果完全不同。后经了解才知道,她是借鉴了《语文教学之友》中《白杨礼赞》的教学设计思想。而教学杂志,在我们这穷山区里,是难得一见的。于是,我赶紧到邮局里定购了《语文教学之友》、《中学语文教学参考》、《语文月刊》等杂志。

阅读,如一面镜子,使我认清自己只是教学中的一介莽夫。同样教学内容,我做成白饭给学生,优秀的老师酿成美酒给学生。于是,我学会了巧借他山之石。

《孔乙己》这篇小说,山东杨秀云老师采用“矛盾分析法”来解读人物性格,引导学生从生活现象、性格特征到社会地位和思想根源,全面深刻地分析“孔乙己”这一人物形象,加深了对文章主题的理解。阅读《中学语文教学参考》时,我发现老师这部分的设计很有创意,就借鉴到自己的课堂中来:

孔乙己是站着喝酒但又是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的人。(穿长衫)

孔乙己是竭力争辩维护清白但又是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的人。(偶有偷窃)

孔乙己是个热心教小伙计认字、给孩子分茴香豆但又是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的人。(屡遭冷遇)

……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阅读这些语文杂志,我渐渐成为一个“善假于物”的高手。许多精彩的栏目为我的课堂增色,如“微型教案大擂台”、“教学设计”、“教材研讨”、“作文教学”等;许多优秀教师宝贵的经验为我的成长添瓦,如《小说教学六字法》、《作文生色生辉的妙方》等;许多新的理念为我的思想除陈,如《走出语文教学任务观的误区》、《魏书生教育的价值取向》等。它们时而如一位无声的智者,指引着我在黑夜里摸索前进;时而如一阵春风,吹得我教学园地里一片生机。

阅读,让我从《课堂教学创新论》懂得课堂教学的模式与教学的实效性;让我从《课堂设计与教学策略》中懂得教学方法、教学行为的选择;也让我从初中教学园地走进高中教学园地。高兴的同时,我也深深感到,这一切都是别人的,我只是一个凿壁借光的勤奋者而已。生吞活剥,没有自己的思想,课堂中无法形成“大语文”的境界。问题很快在高中教学中反映出来。

书本与远方

“这样讲解,能听懂吗?”

“你讲的时候,我觉得是这么回事,可一做试卷,自己便不能理会。”

怎么会“不能理会”?

我也很茫然:在我的语文课堂里,到底缺少什么?

一次在长兴听课,湖州中学的一位老师上了一堂《君子之风》。当讲到食,一瓢,在陋巷,人不堪其忧,回也不改其乐”时,他恰到好处地引用了于丹教授对《论语》的一段解读:

一个人的视力本有两种功能:一个是向外去,无限宽广地拓展世界;另一个是向内来,无限深刻地去发现内心。我们的眼睛,总是看外界太多,看心灵太少。孔夫子能够教给我们的快乐秘诀,就是如何去找到你内心的安宁。人人都希望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,而幸福快乐只是一种感觉,与贫富无关,同内心相连。

整堂课旁征博引,将枯燥的古文演绎得精彩纷呈;课堂结构层层深入,对《君子之风》有自己独特的见解,博得听课教师的热烈的掌声。我突然明白我缺少的是什么。

一个高中语文教师,仅仅守住专业知识那一方土地是不够的。学科的教育在于培养人,而不仅是人力;在于促进人的进步,培养人的智慧,发扬人性,提升人的精神,促进人的价值的实现,帮助每个人聪明的、有意义地活着。爱因斯坦说,最重要的是人要借着教育获得对于事物和人生价值的了解和感悟。因此,教师拥有深厚的人文素养、开阔的文化视野、睿智的哲学理论,就显得尤为必要。苏霍姆林斯基曾在《给教师的建议》中提出读书就是备课的观点。没有广博的阅读,就没有开阔的人文视野,语文课也就失去了一份优雅与绰约;没有开阔的人文视野,就缺少对事物看法的睿智,语文课也就失去了一份深厚与清澈。三千多个常用字,谁不认识?但排列组合成文章以后,学生却“老师讲,懂;自己看,不懂”,这其中的原因,应该是一种语文素养的缺失。学生,在我的课堂上无非是学会了一些技巧性的东西罢了,而语文不仅仅是技巧。

阅读,使我的教学更加清纯。

我个人对诗歌情有独钟,《舒婷诗选》、《飞鸟集》、《舟子的悲歌》、《诗刊》、《中国诗歌年选》、《唐诗宋词元曲》等,常在案头。阅读,使我备课的思维更加活跃,仿佛站在高处,所有的景物都尽收眼底,采景信手拈来,恰到好处。

《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》备课,我很自然地将余光中的《寻李白》、洛夫的《李白传奇》、李白《宣州谢眺楼饯别校书叔云》等诗歌引入课堂,既帮助学生探讨、领会诗人在《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》中蕴含的情感,又丰富了学生的阅读面。学生说我的课富有诗情画意,让他们改变了对语文课的看法。后来我发现,学生抽屉里的书丰富了起来:《新月集·飞鸟集》《舒婷的诗》《年轻人要读的50篇小说》……我知道,“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”的教学,对语文来说,是行不通的。

社会、民生,是每一个时代骄子应该关注的焦点;祖国的山山水水、一草一木,是每一个炎黄子孙应该热爱的自然的馈赠;各民族不同的风俗习惯,是每一个衣钵传人应该尊崇的文化瑰宝。所以,教师的阅读不单单指文字类的阅读,它应该还包括对生活的阅读,对锦绣河山的阅读,对风俗人情的阅读。教师要将阅读后沉淀下来的思想、理念灌输给学生。

因此,每次旅游,我都用相机记录着我的“阅读”:云岗石窟的壁画,山西的乔家大院,黄山的迎客松,绍兴东湖的奇石,咸亨酒店的老酒、茴香豆,兰亭的鹅池、流觞亭……

记得引领学生认识陆游时,我将沈园旅游的相关照片做成幻灯片的形式引入课堂。当幻灯上出现陆游写在墙壁上的那首《钗头凤》时,我向学生讲述了陆游与唐婉的爱情故事。课后,学生不仅自己背出了陆游的《钗头凤》,还背出了唐婉的《钗头凤》,“伤心桥下春波绿,曾是惊鸿照影来”的诗句也常挂在口。一些女生说:我真想飞到沈园去看一看,摸一摸陆游写在墙壁上文字,感受一下中国版的另一个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凄婉爱情。学生不仅仅背出了几首诗词,,还拥有了对爱情正确的审美,对祖国文化的一份热爱。

阅读,不仅可以让我在课堂上自由驰骋,也引领我走向思索的深山。

手捧李希贵的《36天,我的美国教育之旅》,我常常问自己:我的教学符合学生成长的需要吗?读着程红兵与语文人格教育》,我无声地叩问:在我的课堂上,学生诗意的栖居了吗? “在教学大纲和教科书中,规定了给予学生各种知识,但却没有给予学生最重要的东西,这就是――幸福。理想的教育是:培养真正的人,让每一个从自己手里培养出来的人都能幸福地度过一生。这就是教育应该追求的恒久性、终极性价值。” 苏霍姆林斯基给我的忠告我听进去了吗?

再回首,发现自己以前的教学还是侧重于语文的工具性,轻视了语文的人文性。我经常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到教育的一些细枝末节上,而一些有利于终极目标达成的举足轻重的事情却被搁置一边。社会上有一种说法:现在的教育,搞得学生从高一就开始做高考卷,有的甚至在初中就开始做高考卷,一直做到高考,高考还是考不好。话虽有些偏激,但我们的一些做法,是不是与我们的想法南辕北辙呢?

我想:课堂教学固然是提高语文水平的最有效的途径,但它不能承担起语文教育的全部。语文能力的形成,不在于课堂上传授了多少语文知识,而在于教给他们一种方法、一种习惯、一种思维。只有这样,才能学语文的真谛。

很多老师注重学生诵读,注重引领学生课外阅读,注重演讲等形式的活动,注重学生对社会现象的关注与研究……我想,这就是教给他们一些方法,培养一些习惯,形成自己的一种思想。而拥有自己独特的思想,就会主动的与历史、现实对话,反省、审视、把握自己的生存方式与价值定位。语文教育不正追求这种语文素养吗?

这样想来,学生说“看不懂”文章,也是无可厚非的。自己的教学与学生的要求是有一定的距离的。这段距离,是要通过大量的阅读去填补的。柳宗元读书有“三上”(马上、枕上、厕上)之说,作为教师的我也要有见缝插针读书的良好习惯。黄山谷有这样一句名言:“士大夫三日不读书,则面目可憎。”如果不加紧阅读,将被逐出教学的舞台:我这样告诫自己。

阅读,会使我的教学更加清纯。,就让书本这艘船将我载向更远的地方。

文章录入:hjj_qjz    责任编辑:钱建中 
版权所有:湖州市教师培训中心,网站备案编号:浙ICP备10049090号-1,建议使用IE6.0及以上版本
在1024*768及以上分辨率下浏览 地址:吉山北路6号,邮址:Webhujxjy@163.com
回到顶部